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在国外的女友
在国外的女友

在国外的女友

小娟是一个非常清纯的女孩子,从1999年底来法国尼斯留学已经大半年了,来法国前,小娟在国企有一份轻松舒适的工作,她父母对此非常满意,不过骨子里极不安分的她打心眼里厌烦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,和男友商量后就辞掉了工作,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来法国留学了。-
  现在正是法国学校的暑假期间,很多中国留学生都结伴去欧洲各国旅游了,小娟比较孤傲,不太喜欢她的那些只讲吃喝玩乐的同学,同时也想多打些工,多挣些钱,所以就找了一家中餐馆去端盘子。这天正好是周末,餐馆的客人很多,所以忙得不亦乐乎,法国人吃饭又慢,规矩又多,等到最后一个客人离开打烊,已经是非常晚了,帮助收拾完厨房,小娟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自己的住地走去,路不算近,但为了省些路费,她都是坚持走路回家,离开餐馆前小娟借用老板的电脑给男友发了一封email,每每想到男友,心里总是涌出幸福的感觉,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她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,他是她的寄托。
-  街道很亮,没什么人,小娟快步走着,脑海里都是在回忆自己和男友的幸福时光,甚至是做爱的感觉。说到做爱,在男友几年的耐心调教下,小娟已经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,无论在家,还是在户外,楼道、公园,甚至是机场高速的停车带,只要条件允许,随时都会和男友干一次,来法国这么长时间了,说实话,心里非常渴望,但是又不想像其他中国女孩那样随便,好在她临出发前男友在她的行李箱里塞了一根电动棒,所以现在只有靠这根电动棒或者自己手淫去解决了。有一次在学校的机房,小娟和男友通过MSN聊天,彼此都说了许多思念和刺激的话,小娟被男友挑逗得受不了了,突然就离开了座位飞快跑向了公共卫生间,关上门迅速撩起了自己的裙子,脱下内裤就开始手淫,在连续来了几个高潮之后,才像过完大烟瘾的烟鬼一样,把已经流过膝盖的淫水擦干净,慢慢走回机房,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男友,男友发了一个流鼻血的表情图,然后回答了她四个字:“我射精了!”。-
  小娟继续走着,在夜风的吹拂下,波西米亚式长裙随脚步舞动着,吊带背心显得格外凉爽,就在快到住地不远处走过一个街道拐弯的一瞬间,一辆自行车迎面冲了出来,“啊——”小娟尖叫一声本能地开始躲闪,骑车人显然也吓了一跳,但反应还算快,向外一打把,连人带车摔了出去,随后就是一阵“叮立咣当”的响声和惨叫声,小娟心里突突跳着,定了定神,就想去扶那个骑车人,可那人一骨碌爬了起来,法国人那高大的身躯一下子把小娟吓住了,那人高声对小娟骂了起来,可就刚刚喊出一声就停住了,大概是发现对方是一个漂亮的东方女孩,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。
-  小娟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,倒是那个骑车的态度转变极快,一脸坏笑着对小娟说:“嗨,漂亮女孩,请你去坐坐怎么样?”小娟慌乱地说了声:“不,谢谢。”转身就赶紧走了,那个法国人赶紧扶起自行车,正了正把,偏退骑上就追了过来,和小娟并排骑着,嘴里说到:“嗨,小妞,我叫弗朗索瓦,你叫什么,去坐坐好不好?”
-  小娟不理,继续低头走着,心里还在突突跳着。
-  “嗨,我可以付费的,嗯——300法郎怎么样?”
-  小娟继续快步走着,心里觉得挺好笑。-
  “500法郎”那人还不死心。-
  小娟表面依旧没有反应,心里倒是觉得有点刺激了。
-  “好吧,你很漂亮,我喜欢东方女孩,1000法郎!”
-  1000法郎不算是个小数了,是小娟一个多月的打工工资了,而且还是累个半死挣到的,这次小娟心里真是抖了一下,脚步也微微慢了一下,就这么一点点的细微的变化被弗朗索瓦感觉到了,这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,为了这一丝希望,他有些孤注一掷了。-
  “OK,上帝,2000法郎!!!”
-  这次小娟是真的被镇住了,脚步一下子慢了下来,“2000法郎,可不少呢,他说的真的还是假的?”小娟心里想着,忍不住微微扭过脸瞟了一眼身边这个人。-
  弗朗索瓦明显感觉到了小娟的变化,他继续努力着,突然,他一下子把车横在小娟面前,小娟不得不站住了,弗朗索瓦迅速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钱包,一把拉过小娟的手,把钱包塞到了她的手里。-
  “来吧,宝贝,我认真的。”弗朗索瓦说着。-
  “啊,他还来真的啊,老公说北京的鸡也就几百块,看上去他还不错,要不然就…………,不行,那不真的堕落了吗,太下流了,老公知道怎么办,不能对不起老公啊(虽然还没有结婚,小娟和男友一直都是老公老婆地互相称呼)”这次小娟真有些不知所措了,拿着弗朗索瓦的钱包愣愣地站在那里,不过心里莫名其妙地涌出一丝兴奋,甚至是渴望,原来自己蛮值钱嘛。
-  弗朗索瓦察觉到小娟在作激烈思想斗争,就又把车顺了过来,小娟又开始继续走着,不过走得非常慢,手里还下意识地拿着弗朗索瓦的钱包。这时,骑在车上的弗朗索瓦突然伸出一直胳膊一下子搂在小娟裸露的肩上,小娟浑身抖了一下,但是并没有拒绝,反而是感到了兴奋,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,心也快蹦到了嗓子眼。弗朗索瓦的大手感觉到了小娟这些生理变化,觉得有门,就继续搭讪着:“宝贝,从哪里来的?”
-  “北京”这次小娟终于开口说话了,这让弗朗索瓦感到兴奋。-
  一声口哨之后,弗朗索瓦就势搂着小娟向自己身上靠了靠,开始逗贫嘴了:“你是不是全中国最漂亮的女孩啊,嘿嘿,对了,中国人是不是还留辫子啊。”
-  这次小娟扑哧笑了一下,心里居然美滋滋的,她已经离弗朗索瓦非常近了,胳膊甚至都已经挨着他的大腿了,她的心突突跳着,虽然她非常明白这样不对,但是弗朗索瓦那强烈的男人气息实在是太具诱惑力了,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上她都实在是太过于饥渴,光是弗朗索瓦搂在肩膀上的大手就已经让她兴奋不已,甚至能感觉到自己阴道中涌出了很多水,以至于内裤都湿漉漉的。就这么继续走着,小娟忽然感觉到手里还拿着弗朗索瓦的钱包很是不妥,赶紧塞给了他,弗朗索瓦不得不用搂着小娟的手接过钱包塞进兜里,然后却做出了一件让小娟大吃一惊的事,弗朗索瓦迅速跳下自行车,将车往旁边一扔,双臂猛然抱住了小娟,紧紧吻住了她的嘴。-
  “啊——不——唔——”小娟脑子嗡的一下全蒙了,用力挣扎着,但同时一股热流从小腹陡然升起,迅速流遍全身,就是这股热流几乎让她失去了所有反抗了力量,而且在弗朗索瓦近1米90的个头、宽大魁梧身材的笼罩下,小娟就像一个玩具一样,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徒劳的。
-  弗朗索瓦继续用力吻着小娟,小娟的身体不得已向后仰着,成了反弓形,他有力的双手罩在小娟的屁股上揉搓着。-
  “哦——不——流——氓………”小娟双手不断捶打着弗朗索瓦的肩膀,但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了,甚至这几个字都是用中文含混不清地说出来的。-
  弗朗索瓦从小娟的后腰撩起她的吊带背心,大手深入裙中,再穿过内裤,直接扣在了小娟丰满的屁股上揉捏着,粗壮的胳膊把裙子的松紧口撑得非常大,随着小娟不断地挣扎、蠕动,裙子在慢慢滑向地面,而小娟除了无力地捶打着他的肩膀,嘴里发出阵阵唔哩唔噜的声音外,只能是任由他摆布。
-  裙子已经滑过了小娟的屁股,掉在了地面,而弗朗索瓦双手抓住小娟的内裤用力一扯,小内裤就从侧面的缝合处撕开了,顺着小娟雪白的大腿也掉到了地面,已经有些疯狂的弗朗索瓦一下子撩起了小娟的吊带背心,连同胸罩一起,顺着小娟扬起的双臂迅速脱了下来,团成一团狠狠地扔向了远处,就这样,在尼斯明亮的大街上,小娟完全赤身裸体一丝不挂了。-
  小娟现在是羞愧难当,连一点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,大脑的思维好像也停止了,弗朗索瓦一只手轻易地把小娟抱了起来,让小娟丰满的乳房正好在自己嘴的高度,开始用力吸吮着小娟乳头。-
  “流氓——哦——不——啊——”小娟在呻吟着,双手抓住弗朗索瓦的头使劲向外推着,两腿紧紧并在一起,但是一阵阵快感从乳头涌了出来。
-  弗朗索瓦用另外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腰带,扒开自己的裤子,硕大无比的鸡巴一下子就跳了出来,然后他用双手从小娟屁股下用力扒开双腿,鸡巴一下子就顶在了小娟的阴道口,出于生理本能,小娟的阴道口已经有不少淫水流出了,弗朗索瓦从小娟身下扶住自己的鸡巴,开始向小娟的阴道里插去,但是他的鸡吧实在是太大了,只插入了一个大龟头,小娟就已经受不了而大喊连连了。-
  “啊——不——太大了——受不了了——”小娟觉得下身猛然涨开了,虽然有些胀痛,但舒服极了,阴道里一下子流出很多液体,本来不断挣扎的身体居然静止不动了。
-  “嘿嘿,操东方女人就是爽。”
-  小娟双手搂住弗朗索瓦的脖子,头向后仰着,长发在随夜风飘舞着,可是小娟喊的是中文,弗朗索瓦根本就不知所云,反而觉得很刺激,用力将整整一个硕大的鸡吧连根插入了小娟的阴道,嘴里还不断地说着:“感觉怎么样,宝贝”。
-  “啊————”小娟长啸一声,那种久违了的充实感闪电般充满全身,几乎要晕了过去,双腿一下子紧紧盘在了弗朗索瓦毛茸茸的大腿上,弗朗索瓦抱住小娟开始上下抽送,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不断冲击着小娟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小娟双手勾住弗朗索瓦的脖子,仰头面向天空,望着漫天的繁星,突然想到了千里之外的男友。
-  “哦,老公——”小娟心里叫着,但是仅此而已,因为滚滚而来的巨大快感已经不允许她多想了,接着就是强烈的喊叫。
-  “哦——我受不了了——啊——我来了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阴道内发出阵阵强烈的痉挛。
-  弗朗索瓦就像抱小鸡一样抱着小娟,她那狭小的阴道紧紧裹着他那巨大的鸡巴,甚至都感觉到被阴道口勒疼了,但是快感是巨大的,他抱住小娟,从龟头到根部,来来回回抽送着,路上偶尔有车和行人通过,看着他俩的性交,笑笑而过,个别的拿出相机拍了一些照片,弗朗索瓦顾不得这些,继续用力抽插着,而小娟已经出于半失意状态,就只剩下快乐地呻吟了。
-  弗朗索瓦其实都不怎么用力抱住小娟,小娟几乎是挂在了他那巨大的鸡吧上,他的每一下抽送都顶到了小娟的子宫口,舒服极了,但是并没有要射精的意思,小娟阴道内的痉挛就一直没有停止过,她连喊叫的声音都快没有了,只剩下嘶哑的呻吟。这时弗朗索瓦抽回一只胳膊,向自己手中吐了一大堆口水然后涂抹在了小娟的屁眼上,再将一只粗大的中指深深插入了小娟的屁眼,本来已经有气无力的小娟被这么一刺激,“嗷——”地喊了一声,身体一挺,本想摆脱掉弗朗索瓦插入屁眼的手指,却反而一下子给夹紧了,屁眼一夹紧,阴道就夹得更紧了,弗朗索瓦感觉更爽了。
-  “呕,宝贝,你可真棒,操你可真爽——”
-  就这样弗朗索瓦又干了好一会儿,想换个姿势,就把小娟放下了,可是小娟已经快虚脱了,双腿用力过多,连带着屁股都已经麻了,根本就站不稳,像一滩泥一样,要不是弗朗索瓦扶着,肯定是要倒在地上了,无奈,弗朗索瓦只好一手扶着小娟,一手弯腰捡起她的裙子,可是小娟的上衣和胸罩却都不见了,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些零星路过的人恶作剧拿跑了,“操——”弗朗索瓦骂了一句,然后用手拍拍还昏天黑地的小娟的脸,“嗨,宝贝,还认识回家的路吗?”小娟鼓起一些力气,看看周围,点了点头,弗朗索瓦用一只脚勾起自行车,然后把她的裙子往车把上一扔,一手扶车,另一手扶着小娟,按照小娟的指点向她的住处走去,小娟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丝不挂的全裸状态,只想快点回家睡觉。
-  很快,他们到了小娟的住处,弗朗索瓦抄起小娟的裙子,把车一扔,像扛沙袋一样就把小娟扛在了肩膀上,公寓管理员用极羡慕的眼光注视着他俩,弗朗索瓦走到他近前,故意冲着他把小娟的屁股蛋用力向两边分开,露出了她的逼和屁眼,然后坐了个怪脸,得意洋洋地上楼了,弗朗索瓦从小娟裙子的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,把一丝不挂的小娟放到了床上,小娟已经顾不上弗朗索瓦是不是离开了,很快就呼呼睡着了。-
  看着床上的裸体美人,弗朗索瓦掏出手机,摆弄小娟摆出各种姿势拍了不少照片,然后自己也脱光衣服睡在了小娟身旁。-
 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,小娟才幽幽醒来,她睡得香极了,刚刚一翻身,突然发现身边躺了一个人赤身裸体的外国人,脑袋「嗡」的一声,顿时吓得一激灵,睡意全无了,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,她一下子坐了起来,转过脸恶狠狠地盯着身边这个人,本想大骂几句,但是立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羞臊地把头深深低下了。-
-
  弗朗索瓦早已醒了,像叼香烟一样嘴里正斜叼着小娟原本压在枕头下面的电动棒,冲着小娟坏坏地笑着,还使劲咬了几下电动棒,电动棒在他嘴里晃动着,并以坏坏的眼神注视着小娟的变化,看到小娟的样子,他起身把小娟搂了过来,然后压在了身下,嘴里依然叼着电动棒。-

-  小娟羞臊得都不敢去看弗朗索瓦,她紧紧闭着眼睛,双手捂在脸上,但是没多久,她就感觉到到了下身被一根大大的棒子顶住了。
--
  看到小娟的样子,弗朗索瓦觉得简直是太可乐了,以至于电动棒都从嘴里掉出来了,砸在小娟的手上,滚到了床边,在法国女人身上是看不到这一幕的。-
-
  弗朗索瓦起身跪在小娟身下,抓住小娟的双腿用力分开,又大又柔软的舌头舔在了小娟的阴户上。-

-  「哦……哦……」小娟开始呻吟着,一声高过一声,快感冲击着大脑,一浪高过一浪。
--
  弗朗索瓦把自己的大舌头插入了小娟逼口,在里面搅动着。-
-
  「啊……啊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小娟微抬上身,看着弗朗索瓦为自己口交,双手按在了弗朗索瓦头。
--
  弗朗索瓦用中指粘着小娟逼口周围的水,然后深深插入到小娟的屁眼里。-

-  「啊……」小娟一声大叫,「流氓……不……哦……」-
-
  弗朗索瓦没有理会这些听不懂的叫喊,继续他的活动。过了一会儿,他把小娟雪白的大腿抗在自己的两肩上,将勃起的硕大鸡巴对准小娟的逼口插了进去。
--
  小娟先是「啊……」的一声惨叫,然后是「哦……」的一声长啸,声音中充满了满足感,她睁开眼看着天花板,突然想到了昨夜漫天的繁星,想到了男友,仿佛男友正在望着她。小娟又赶紧闭上了眼睛,随着弗朗索瓦的一下下抽插,一波接一波的强烈快感涌上来,在她的意识里开始想象这是男友在用力操着自己。-

-  「哦……老公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骚逼受不了……哦……我不行……哦……大鸡吧……别停……大鸡吧……操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来了……啊……」-

-  弗朗索瓦根本听不懂小娟在喊什么,但是看她的表情知道她很爽,感觉非常刺激,他一会儿抓着小娟的两个脚腕分开她的双腿,一会儿又紧紧把将她双腿抱在一记抗在自己肩上,嗷嗷叫着大力抽查着。
--
  「啊……老公……操我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骚逼又不行了……啊……鸡吧太大了……我喜欢……啊……又来了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」-

-  小娟继续叫着,乳房随着抽插剧烈晃动着,有生以来最强烈的快感如惊涛潮水一般冲击着身体每一个角落,突然,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冲了出来,小娟开始全身颤抖、痉挛,呼吸急促,眼泪、鼻涕、口水全涌了出来,顺着脸颊流淌着,全身就像通了电一样抖个不停。
--
  朗索瓦显然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这个样子,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,他拔出鸡吧想去安抚一下小娟,可就在他拔出的一刹那,一股强烈的水柱从小娟的阴道口喷涌而出,弗朗索瓦赶紧躲闪,但是还是身上被喷到不少,水柱一股一股地喷着,最长的一直喷到一米多外。
--
  娟开始了更强烈的抽搐,面部表情都已完全扭曲,已经看不出原有的容貌,脸上几乎已经被各种液体覆满了,头发也湿漉漉的,口水一直流到了床单上,身上出了很多汗,湿极了,就像刚刚被水冲过一样。
-
-  随着阴道喷液的消失,小娟也慢慢恢复了平静,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躺着,要不是乳房随着快速呼吸起伏着,真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不行了。这回轮到弗朗索瓦头大了,他走上去摸了摸小娟的心跳,很是剧烈,然后也顾不得她脸上湿乎乎的液体,来回拍着她的脸,一边急促呼叫着:「嘿,嘿,宝贝,嘿……」-

-  良久,小娟才慢慢睁开眼睛,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,弗朗索瓦稍稍松了一口气,赶紧跑到厨房接了一大杯水跑了回来,已经半软下来的大鸡吧随着他的跑动摇晃着,他慢慢扶起小娟,将水杯送到她的嘴边喂她喝了一些水,然后又让她躺了下来,自己站在旁边看着这个裸体美人,心理很是郁闷,从昨天夜里到现在居然一次都没有射出来,感觉憋得很难受。-
-
  过了好大一会儿,小娟恢复了一些神智和体力,慢慢坐了起来,床单实在是太湿了,感觉很不舒服,她想去冲个澡,弗朗索瓦扶着她来到浴室,打开龙头调好水,和小娟一起冲了起来。-

-  「嘿,宝贝,现在感觉怎么样?」-

-  小娟这时候才开始好好打量起弗朗索瓦来,很高大,身体宽阔,胸肌发达,浑身很多的毛,再看看他的脸,深深的眼窝,棕黄的头发,很有轮廓感,挺帅,心里有了些好感,当和他的目光相遇时,顿时感到很羞涩,连忙低下了头,正好看到了弗朗索瓦已经半勃起的阴茎,心里咯噔了一下,「真大啊」,心里这么想着,不由得又多看了几眼。
--
  弗朗索瓦感觉到小娟在打量自己,尤其在看到自己鸡巴的表情变化,心里不由得很是得意,鸡巴也就完全硬了起来,他察觉到小娟的呼吸又有些急促了,就抓起他的双手放到自己的鸡巴上。
--
  「怎么样,宝贝,比中国男人大吧。」-
-
  小娟双手前后握住弗朗索瓦的阴茎,几乎都抓不拢,大龟头还露在外面,看着这个情景,心里又有些突突地跳,双手也下意识地前后撸了起来。-
-
  弗朗索瓦关上水龙头,开始享受这种快感,他一手抱着小娟,一手抬起了她的下吧看着这张美丽的脸,小娟被看得很不好意思,脸不由得红了,显得非常妩媚,弗朗索瓦弯下腰去亲吻小娟的嘴,小娟这次没有躲闪,而是闭上眼睛迎着,两个人的唇吻在了一起。
-
-  娟心跳开始加速,握住阴茎的双手也更紧了,弗朗索瓦把又大又长的舌头伸进小娟的嘴里搅动着,一只大手揉搓着小娟的乳房,小娟嘴里发出呜哩呜噜的呻吟声,过了一会儿,弗朗索瓦示意小娟蹲下,他把巨大的龟头对准了小娟的嘴,小娟下意识地张开了,把龟头含住了,开始用舌头舔起来,他的鸡吧实在太大,小娟的嘴仅仅勉强含住了龟头。
-
-  弗朗索瓦实在是太舒服了,嘴里「嗷嗷」叫着,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鸡吧前前后后撸着,另外一只手搂住小娟的后脑勺,用力将鸡吧向小娟嘴里插去,小娟嘴里发出阵阵「呃……呃……」的干呕声。-
-
  朗索瓦不顾这些,继续用力向里插着,小娟的嘴已经张到极限了,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快掉了,但是弗朗索瓦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迹象。很快,弗朗索瓦的嚎叫声就越来越大,他快受不了了,「嗷……操……宝贝……」嘴里一个劲叫着,几分钟后,他射精了。
--
  小娟正在努力忍受着巨大阴茎给嘴和嗓子眼带来的痛苦,突然感觉到了阴茎强烈而规律地抽搐,嘴里有了大量的液体,一股强烈的精液味道冲入鼻子,他射得实在是太多了,小娟甚至都根本都来不及咽下去,大量的精液从嘴里涌出来,顺着下巴滴落到乳房上,又流到肚子和大腿上。
--
  几分钟后,弗朗索瓦射完了,慢慢拔出了鸡巴,看着小娟狼狈的样子,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,小娟还跪在地上干呕着,很多精液都已经咽下去了。-
-
  弗朗索瓦打开水龙头把两人都冲干净,胡乱擦了擦,就一把抱起小娟来到床上,小娟发现他的鸡巴根本就没有软下去,不由得心里有些害怕。弗朗索瓦把小娟放到床上,跪在她的身下,分开她双腿,舔起她的阴唇。-
-
  「哦!」小娟一声长叫,感觉舒服极了,随着弗朗索瓦的大舌头插入阴道,那种强烈的快感又冲入了大脑。
-
-  「哦……你这个流氓……舒服……哦……」-
-
  弗朗索瓦抬起身,随手拿起枕边的电动棒,粘着自己的口水,一下子出入到小娟的阴道,小娟「啊……」地大喊了一声,弗朗索瓦握住小娟的双腿压向她的胸前,开始舔小娟的屁眼。小娟从来没有这种体会,简直是舒服极了,嘴里不住地大声呻吟着,屁眼也随着他的舌头一张一合着。
-
-  舔了一会儿,弗朗索瓦拔出电动棒,往上面吐了些口水,对准小娟的屁眼插了进去,几乎一直没到了根部,虽然有些疼,但小娟这次没有反抗,甚至是在有些配合,嘴里不断发出「哦……啊……」的叫声。弗朗索瓦打开电动棒开关后,然后将自己硕大的鸡巴对准小娟的逼口插了进去。
--
  「哦……」小娟又是一声长啸,这种感觉太奇特了,随着弗朗索瓦不断地抽插和电动棒的震动,小娟感觉自己又飞到天上去了,「哦……啊……我不行……来了……流氓……操我……大鸡巴……操我……哦……又来了……舒服……」小娟就这么浪叫着,一会儿中文,一会儿法文,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-
-  良久,弗朗索瓦拔出小娟屁眼里的电动棒,将自己的大鸡巴对准屁眼顶了进去。-
-
  「啊……不……」小娟一声大叫,这次可是真的感觉到疼了,甚至一股奇怪的感觉从屁眼一直冲到喉咙,屁股也不由自主地挺了起来,但是马上被弗朗索瓦压住了,他没有立刻抽插,而是等了一会儿才开始。随着疼痛感的消失,强烈的快感再次袭来,小娟又开始了大声的呻吟。
-
-  「流氓……啊……不……啊……」-

-  弗朗索瓦的大鸡巴被小娟的屁眼紧紧包裹着,舒服极了,很快,他就受不了了,「嗷……嗷……操……嗷……」随着一阵痉挛,一大股精液喷涌而出,等他射完拔出鸡巴,小娟的屁眼还大大地张开着,像个山洞一样,大量的白色精液流了出来。
--
  小娟又出了很多汗,乳房随着呼吸剧烈起伏着,像虚脱一样躺着,根本顾不得流出的精液,弗朗索瓦也趴在她的身边,大口喘着气。
--
 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,弗朗索瓦爬了起来,开始穿衣服,看样子是准备离开,小娟看着他,心里有句话想说,可怎么也张不开口,眼看他穿戴整齐,小娟抬起半个身子,鼓足十分的勇气说:「你……」说出这一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,脸臊得通红,一下子又躺下去了。-

-  弗朗索瓦看着小娟,心里明白他要说什么,但是开始装傻,他走到床边故意问着:「什么?」,小娟不知道是羞臊还是着急,真想在床上打滚,可就是说不出心里想说的话,也不敢去看弗朗索瓦,弗朗索瓦坏笑着看着小娟说道:「有什么问题吗?没事我可要走了。」小娟不知从哪里一下子来了勇气,猛坐了起来,看着弗朗索瓦,但是在目光相遇的一刹那,那点勇气瞬间灰飞烟灭了,她又倒在了床上,双手紧紧捂住了脸。-

-  弗朗索瓦继续坏笑着说道:「没事我就走了。」然后真的转身向门口走去。-
-
  小娟这下子可真有点急了,双手依然捂在脸上,以十二万分的勇气说出了一个字:「钱!」,然后立刻就翻过身趴在床上,把头深深埋在了枕头里。
--
  弗朗索瓦嘿嘿笑着从自己钱包里数出2000法郎,卷成一个卷,来到小娟身旁,俯下身,抱起小娟的屁股,让小娟像母狗一样跪在床上,屁股高高撅起,小娟一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弗朗索瓦用钱粘着小娟屁股和大腿上的精液,然后将钱一下子完全塞进了小娟还是非常松弛的屁眼里,还用力往里捅了捅,同时另一只在小娟丰满圆润的屁股上手狠狠地打了一巴掌,说道:「小婊子,我还会来的。」
--
  小娟「啊……」地一声尖叫,趴了下去,同时把脸埋得更深了,弗朗索瓦坏笑着转身离开了。屋里就剩下小娟一个人,她就这么一直趴着,好长时间一动不动,任钱呆在屁眼里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-
-  良久,心里最先想到了男友,心里感到非常疼,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去面对他;回想起昨晚到现在发生的荒唐的一切,各种滋味一起涌上心头,想到自己曾在尼斯的大街上一丝不挂地做爱、走路,脸一下子就烧得通红,但是还有一种感觉涌上心头,那就是刺激,她心里开始为自己辩解:「我没什么错,自己不是主动的,应该算是被强奸吧,是没办法,那个家伙太强大了,我是被迫的。」
--
  想到这里,心里似乎宽慰了许多,又过了一会儿,心里平静了一些,开始感觉到屁眼不舒服了,便下了床,蹲了下来想把屁眼里的钱弄出来,可这会儿屁眼基本上快恢复正常了,钱堵在里面就是出不来,她急出了一身冷汗,眼泪都快出来了,心里咒骂着弗朗索瓦这个王八蛋。
-
-  冷静了一下,她慢慢把食指和中指一起插进屁眼,好在屁眼里还有很多弗朗索瓦的精液作润滑剂,她用力夹住了钱小心翼翼地顺了出来,看都没看就扔到床头的抽屉里了。